首页 >> 鼓楼回眸
 
上一篇 下一篇 历史的高地

2018-07-25 访问次数: 字号:【

 

 

 

9深秋时节,鼓楼公园墙外枫叶红透,秋风卷起满地的黄叶。透过稀疏的树枝,就能看到公园内的一座红墙和高高翘起的檐角。进入大门,往上稍走,鼓楼的整体就在眼前,高高的、厚重的城阙中央有一大两小三个券门,抬头仰视,最大券门的上方有“鼓楼”两个金色的苍劲有力的大字。城台上的两层城楼,重檐歇山顶,伸向空中的翘角就像张开的鳄鱼嘴,重檐翘角下雕有凤立山石花丛中和“双狮戏球”等吉祥物套叠彩绘图案,每个翘角上都有五个形态各异的动物雕像,略显粗糙,有形无神。从城台北面转到南面,发现中间的大券门的正上方的凹处有“碑楼”两字。“鼓楼”怎么一下子又变成了“碑楼”呢?心揣着疑虑,从小券门进入,拾级而上,台阶都是青石铺就,年长日久,人走得多了,表面光洁锃亮。登上城台,城楼的前面有一小亭,里面置一面不大不小的鼓,城楼的东侧一支架上悬挂一大钟。把鼓与钟集中在城阙之上只起到一种象征,成为古代的鼓楼与钟楼的一种简化的符号。据史书记载,早在汉代就有“天明击鼓催人起,入夜鸣钟催人息”的晨鼓暮钟制度,鼓楼与钟楼成对出现,不可缺一,一般设置在宫城主殿之前,东西对峙,东面是钟楼,西面是鼓楼,用于报时与宫廷礼仪,城市的百姓也随着鼓钟之声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到了宋代,由于盗匪猖獗,鼓楼又有了报警的作用。

 

站在城楼的门口就能看见中殿有一巨大的似龟的赑屃,昂首披发,鼻正齿齐,四角伏海浪上驮着一巨碑。这是纪念1684年康熙第一次南巡来到南京告诫地方官要“洁己爱民,奉公守法,激浊扬清,体恤民隐”的“谕戒”和南巡的盛况而树立的,把石碑放置在鼓楼台座上,并建城楼加以保护。石碑通高5.4 米,由碑额、碑身、龟趺三部分组成,中刻篆书“圣谕”2 字,碑文皆用楷书,碑四周雕刻的龙栩栩如生。因此,鼓楼曾改称“碑楼”。所以,鼓楼的城阙上方还遗留有清代石刻的“碑楼”。“明鼓清碑”也就由此而来。

 

当康熙第一次登上这座鼓楼时,城楼已坍塌,只剩下城阙。据说这并没有影响康熙的雅兴,居高远眺,前瞻钟山,后瞰石城,纵观全城古貌,龙盘虎踞之势尽收眼底,令他心旷神怡,龙颜大悦。后人也有将鼓楼称之为“畅观楼”。有城楼上现存的“畅观楼”牌匾为证。

 

脚下的城阙是明代的,上面的城楼是清代的。这中间又经过怎样的沧桑呢?当年即公元1368 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,大兴土木,修建宫殿、城池等,到公元1381 年,当宫城、皇城、外廓城建置完毕后,朱元璋这才决定修建鼓楼和钟楼。选取建设的地点以及两楼的相对位置是建设鼓楼和钟楼的关键。朱元璋亲自参与这项工作,他没有抛弃历史另搞一套,也没有完全照搬历史,而是与南京的独特的地理环境结合,既传承历史,又有创新,以“东鼓西钟”的方式,把鼓楼、钟楼独立设置于城市之中,既不立于宫城之前,又不建在繁华的秦淮河畔,而是设置在城市军事驻扎区与市民生活区的中心点,也是制高点——黄泥岗上,将钟楼建在鼓楼以西约100 米处的一高岗上。朱元璋不愧是政治家和军事家,深谋远虑,眼光敏锐,南京主城区的海拔不到9米,而黄泥岗的海拔则是40 米左右,只要黄泥岗上的大鼓一敲,大钟一撞,就能响彻整个南京城,同时,这个位置距离南京外城的13 个城门大致相当,百姓能闻声作息,守城士兵能闻声关开城门。

 

公元1382 年,建成的鼓楼分上下两层,下层台座为砖石筑成,建成城阙状,东西长44.04 米、南北长22.60 米、高8.8 米,南北两面各有3 个券门贯穿前后,供人通过,其中,中门券高6.5 米、宽6.35 米,左右二门券皆高5.28 米、宽4.70 米。两边拱门内侧又各有2 个藏兵洞,能驻百人,当时有御鼓官率兵士多人在此镇守。东西两端各筑有青石台梯40 级,直通台面,梯孔之上各建歇山顶梯宇1 座,以防雨水下注台梯;台座横向正中和偏前各开漏窗二口,以供巷道、台梯采光和通风。上层是城楼,分为中殿和东西两殿,规模与台座一样大,滴水直落台座之外。至于城楼的样式不得而知,也许从北京的鼓楼推想其规模宏大、气势雄伟之姿了。殿内设大鼓2 面、小鼓24 面、云板l 面、牙杖4 根、点钟1 只、铜壶滴漏1 架、三眼画角24 板,用于昼夜报时用,或为迎王选妃送诏书之用。击鼓时先快击十八声,再慢击十八声,俗曰:“紧十八、慢十八、不紧不慢又十八。”快慢相间计六次,共一百零八声,因为古人以一百零八声代表一年,所以击鼓要定为一百零八声。到清朝初年,此楼坍倒,残存台座;钟楼已毁,独留卧钟。在康熙第一次南巡后城楼得以重建,卧钟后被移到鼓楼东侧的大钟亭内。

 

到了晚清, 在清初重建的城楼经过二百多年的风雨已颓败不堪,摇摇欲坠的晚清王朝为保留其祖先的“文脉”,不得不进行整修,工程粗糙、简化就不足为奇了。现在的城楼与清初重建的城楼其规模、样式是否一样无资料进行考证了。在民国初年,以鼓楼为中心的这块高地被建成为城市公园。

 

如今,站在城阙之上,已不能领略到当年举目远眺、俯瞰全城的心旷神怡之感了,四周林立的高楼,把鼓楼“圈”在当中,人站在城台上像“井底之蛙”一样只能看头顶上的一块天,头脑有点晕,眼到之处,好像不断地在来回穿梭时空。

 
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