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鼓楼回眸
 
上一篇 下一篇 朱成学

2018-05-24 访问次数: 字号:【

1947年5月20日,在南京,5000多名学生走上街头反饥饿、反内战大游,史称五二运动。

提及五二,自然就会想到曾经战斗在第一线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——朱成学。1920年出生的朱成学,是浙江义乌人,23岁考入中央大学(即现在南京大学)法律系,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时期,中央大学应该还在重庆沙坪坝,直到1946年才迁回南京,恰巧蒋介石也是那一年复兼中大校长的。抗战胜利后,国人没有盼来期待已久的和平,相反却迎来了国民党率先发动的内战。如同很多进步学生一样,朱成学选择了站在共产党这边。1946年,他参加了中共南方局领导的中央大学新民主主义青年社,很快便担任了中大新青社公开工作系统负责人。新青社是党直接领导下的革命青年组织。

五二运动时,朱成学是京(南京)区学联的召集人,是京沪苏杭区学联主席团执行主席,所以,他是实际上战斗在第一线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。27岁的他,完全没有年轻人的鲁莽冲动,行事沉稳,随机应变,有勇有谋。李飞、家极在回忆他时,曾说“老朱老谋胜算”。非常时期,没有点“老谋深算”,非但革命不能成功,自身性命也堪忧。

五二运动中,朱成学的“老谋深算”发挥得淋漓尽致。“吃光运动”初起时,正是新老学生自治会理事会交替之时,作为老理事会副主席的朱成学本可将重担压到新理事会身上,但是他有预见地认为这次运动在国民党心脏进行,风险很大,新班子不熟悉情况,主张此次运动组织工作仍交由老班子干。现在看来,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决策,对保证运动的顺利开展,至为关键。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。学运前,成学曾受到蒋经国的威逼利诱,但他毫不动摇,相反“太子”的利诱反而成了提醒朱成学做好一切思想准备的信号。游行前,他先礼后兵,有利有理有节,建议理事会轮番向国民政府教育部、行政院请愿,如有大变,则非学生之过了,运动也算师出有名,总归是不落他人口舌。这场运动虽然得到党的领导,但是真正游行当中,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,只有靠朱成学等青年同志“临场发挥”了。在敌人军警铁骑重重包围面前,他无私无畏,机智勇敢,带头冲破敌人封锁线。在敌人布置五道封锁线的险恶情势下,他果断决策,采用群众斗争和政治谈判相结合的策略,并不顾生命危险挺身而出与6位代表找国民党要员谈判,几经周折,终于迫使当局撤防,游行队伍按原线路胜利返校。这点似乎朱成学本人也颇为自豪,战歌为证:折冲樽俎费周章,参政老人调解忙。防线五层终撤去,归来昂首凯歌扬。五二○运动以后,他又发起组织了南京学生联合会和全国学生联合会。指挥了中央大学“争民主、争自治”的斗争,为推动和发展爱国学生运动,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事物总具有双面性,学运中的折冲樽俎,长袖善舞,一方面锻炼并证实了朱成学的能力,同年7月他成为一名中共党员,任中央大学公开工作系统党支部书记,但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反动当局的注意,被列入黑名单。果不其然,一年后,便因交通员叛变被逮捕,同时被捕的还有华彬清和李飞。他们三人是中大同学,五二学运的带头人。本来是满怀希望踏上解放区的路,而今却沦为阶下囚,突如其来的震撼无异于晴空霹雳,一刹那震撼过后的是惊而不慌,坚持原则,针锋相对地和敌人作斗争。“千锤百击出深山,烈火焚烧只等闲。粉身碎骨全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”他们做好了“烈火焚烧”的准备。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“战鼓咚咚响,西山日已斜。黄泉无旅店,今夜宿谁家?”他们用古人的诗词相互激励。审判庭上,朱成学据理力争,机智答辩,但仍以“非法颠覆政府罪”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,直到1949年南京解放前夕,才由党组织营救出狱。为防止他们再次被捕,经党组织安排就秘密住在天竺路2号(鼓楼区琅琊路小学地下党员活动据点),一直到南京解放。

解放后的朱成学主要从事青年和宣传工作,曾担任南京市学生联合会第一届主席、市委宣传部讲师团副团长、鼓楼区委宣传部长等职。然而这条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。1958年,“大跃进”开始,全党全民大炼钢铁,瞎指挥盛行,浮夸风泛滥,正担任第八中学党支部记的朱成学,抵制硬压指标停课炼钢铁,被扣上“思想右倾,轻视实践”的帽子,受到批判和处分被下放南京农场劳动。4年后才甄别平反。十年浩劫期间,又因为解放前夕被捕的经历,被诬陷为“三反分子”、“叛徒”、“现行反革命”,长期受到迫害和折磨。逆境中的努力远比顺境中的努力更为可贵。朱成学意志坚强,经得起各种环境的考验,受挫折而无怨言,处逆境斗志益坚。“文革”二次解放后,他拼命工作,试图找回失去时间的价值。正如南京地下学委大专分党委书记卫永清同志所言:“有不少同志经过挨打的考验,经过被捕的考验,经过法庭的考验,各种考验都经过,而且表现都很好,这才是坚强的干部。”朱成学是最完全地经过了多次这样的烈火考验的,是一位有勇有谋的真英雄。
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