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鼓楼回眸
 
上一篇 下一篇 鲁迅在南京幸遇明师

2017-06-15 访问次数: 字号:【

    南京,是鲁迅青年时代读书的地方,都说这是他离开旧式家庭之后人生中第一个重要驿站,然而,事实上在矿路学堂三年的学习经历并没有让他学会开矿,真正对其人生之路产生重要影响的,是他在这里遇上的一位明师。数十年后,鲁迅的笔下还常常提到这位“恪士师”呢。 

嫌校风“乌烟瘴气”,鲁迅选择主动退学

    来南京读书,对于当年的鲁迅来说,原本是个无可奈何的选择,这“仿佛是想走异路,逃异地,去寻求别样的人们。我的母亲哭了,因为那时读书应试是正路,所谓学洋务,社会上便以为是一种走投无路的人。然而我也顾不得这许多事……”

    鲁迅出身于浙江绍兴书香之家。然而,父亲过世后,家道中落,生活陷入困窘,甚至到了“连极少的学费也无法可想”的地步。“母亲便给我筹办了8元盘川,教我去寻无需学费的学校去”。就这样,他报考了叔祖周椒生任教的江南水师学堂,一个“无需学费的学校”,为此还把本名“周樟寿”改成了“周树人”。

    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5月7日,这个18岁的青年走水路来到南京。从下关一上岸,他就直奔学堂:“一进仪凤门,便可以看见江南水师学堂那二十丈高的桅杆和不知多高的烟通”;待到了学堂门口,只见大门气派异常,一边写着“中流砥柱”,一边写着“大雅扶轮”。

    江南水师学堂坐落于狮子山南侧的仪凤门与挹江门之间,光绪十六年(1890年)创建。然而,这里虽是洋务派创办的军事学校,旧学的习气仍然很重。一周中四日英文,一日汉文,一日作文。除了初级英文之外,其余课程与旧塾也没有多大区别,教学方式仍是孔孟之道和八股那一套。更过分的是,一个原先给学生学游泳的池子,只因为淹死过两名年幼的学生,不但被填平,上面还造了一所关帝庙,每年还要请和尚来念经,“超度亡灵”。

    “乌烟瘴气”!这是鲁迅后来对这所学堂的评价。因此,仅仅半年之后,这个年轻人便产生了退学的念头,并且果断地付诸行动。

谨防运动性猝死

    运动性猝死,是指在运动中或运动后 6—12小时内的意外死亡。它与医学界对猝死的定义十分相似,主要区别在于,运动性猝死发生在运动中或运动后,而且患者从发病到死亡仅几十秒、几分钟,非常迅速,这是运动性猝死最重要的特征。

    在近几年的马拉松比赛中,几乎每次都有猝死事件发生。仅2015年一年,国内马拉松比赛就发生了5例运动性猝死。有的人是首次参加长距离比赛,在中途突然晕倒,发生猝死,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急救,虽然被送往医院,结果仍然因抢救无效,不治去世;也有的人虽然在猝死当下,接受了急救人员对其进行的电除颤和心肺复苏急救,但结果还是抢救无效而死亡。

    2015年10月25日,合肥国际马拉松比赛中,参加半程项目的一名男选手在临近终点处突然晕倒,现场医务人员立即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等急救措施,但他仍神志不清、呼之不应,后来紧急将其送至附近医院。经过4个小时的全力抢救,仍然无效,该选手最终不幸离世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运动性猝死发生的急迫性和病情的危险性。

    马拉松比赛是一项高负荷、大强度、长距离、高风险的竞技运动,对运动员身体状况有较高的要求。要参加这个项目的比赛,参加者必须经过系统训练,循序渐进,量力而行。在参加比赛前,参加者应该进行全面的体检,发现身体不适,就不宜继续参加了,而有各种心脏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,以及感冒、肥胖、年龄过大的人,也都不宜参加马拉松比赛。

    运动性猝死发生率为0.25—2.3人/10万人,高危年龄在30—50岁,主要见于足球、网球、自行车、田径、游泳、篮球等运动中,还有体育课。运动性猝死者多数有器质性疾病,心血管病(冠心病、冠状动脉畸形、心肌炎、心脏瓣膜病、肥厚性心肌病、主动脉破裂等)占首位,其次是脑血管意外。另外,运动性哮喘、肺栓塞和原发性肺动脉高压等呼吸系统疾病,也可因运动而诱发或加重病情,如果不能及时发现和抢救,同样可致命。

    很多人在长跑过程中都会出现运动“极点”:感觉身体极其难受,心率增快、胸闷、呼吸困难、窒息感、头晕眼花、面色苍白、出冷汗、全身无力、恶心、呕吐等,很多人在这个时候会产生放弃比赛的念头。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比赛的半程或冲刺时,很多人咬咬牙就挺过去了,度过了这个“极点”。通常,经过专业训练的选手很容易挺过去,但不经常长跑的人容易在“极点”发生意外。为了避免事故发生,在“极点”时刻,参加者应该逐渐放慢速度,等到身体适应后,再决定是否要加快速度。否则,如果不进行调整,参加者极易发生意外情况,比如运动性猝死。

    那如果在运动过程中,遇到参加者发生运动性猝死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一旦在运动比赛中出现参加者发生运动性猝死,施救者应立即让患者躺平,对其进行胸外心脏按压,同时通知医疗急救部门,尽快使用AED进行心脏电击除颤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我想起2015年3月15日举行的无锡国际马拉松比赛,之所以记得很清楚,是因为这是国内马拉松比赛中首次使用AED抢救患者的案例,而且也取得了成功,令人十分鼓舞,也使不少人对AED的作用有了认识。

    那天,比赛正在进行中,一名选手突然倒地,急救队员马上赶到,确认这个选手呼吸已经停止。一名急救员立即对其进行了胸外心脏按压,并嘱咐其余的人赶紧去拿AED。3分钟后,AED及时用上,患者逐渐恢复了心跳、呼吸和意识,逃过一劫。后来,在2016年2月的海南国际马拉松比赛中,以及在2016年3月的上海松江半程马拉松赛中,都各有一名选手在比赛中发生运动性猝死,最后经过及时心肺复苏和使用AED,抢救成功。

    “急救”二字中,急,就是紧急,就是争分夺秒;救,就是救治,就是全力以赴抢救。急救,就是和死神作斗争,就是要把那些挣扎在鬼门关的人拉回来。而猝死,就是那道鬼门关。被抢救存活的人,就是到阎王爷那儿转了一圈又回来了,那些没有被抢救过来的人就永远留在阎王爷那儿了。

他是鲁迅出国留学看世界的引路人

    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1月27日,鲁迅以一等生第三名的优异成绩,从矿路学堂毕业。与此同时,他还获得了官费赴日留学的资格。同年3月24日,身为江南陆师学堂总办的俞明震,亲自带着鲁迅以及顾琅、张协和、伍崇实、陈衡恪等几名矿路学堂毕业生,乘坐大贞丸号离开南京,经上海东渡扶桑。从此,鲁迅开始了留学生涯。

    鲁迅的同乡兼好友许寿裳将其一生分为七个阶段:(一)幼年在家时期,1至17岁;(二)江南矿路学堂时期,18至21岁;(三)日本留学时期,22至29岁;(四)杭州绍兴教书时期,29至31岁;(五)北京工作时期,32至46岁;(六)厦门广州教书时期,46至47岁;(七)上海工作时期,47至56岁。

    从这份简单履历可以看出,在南京矿路学堂和日本留学这两个时期,可以说是鲁迅一生中最重要的成长阶梯,而这两个时期皆与俞明震有着很大的关系。特别是鲁迅到日本留学,读的是官费,除了因为他本人成绩优秀外,与作为学堂总办的俞明震的赏识和推荐也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在俞明震的关照下,鲁迅在日本留学期间,与俞明震的两个外甥陈衡恪、陈寅恪兄弟同居一室,而且关系十分融洽。这种亲密关系一直延续到1912年鲁迅到教育部工作后,他与同在教育部任事的陈衡恪仍往来密切。由于陈衡恪精于绘画、篆刻,鲁迅还时不时地从陈衡恪那里得来画品和书法,他的一些印章也出自于陈氏之手。这样一直保持着的珍贵友谊,在鲁迅的人生中是十分难得的。

    鲁迅对赏识他的恩师俞明震更是十分敬重。鲁迅归国后在教育部任事,曾多次前往老师家中看望,在日记中提到恩师时也总是客气地称其为“恪士师”。他供职于教育部前后14年,期间共换了38位部长、24个常务次长,但得其青眼的仅有部长蔡元培和次长董恂士。还有人在网文中写道:“鲁迅一生骂人无数,主任、主编、校长、总长、将军、元帅、总统,不管是恩人或仇人、领导或下属,他一不开心张口就骂,却没有骂过矿路学堂的俞明震,也就是陈寅恪的舅舅,也没有骂过陈寅恪。”由此可见鲁迅对这位引路人一般的恩师的感情之深了吧。

 来源:南京日报
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