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鼓楼回眸
 
上一篇 下一篇 曹瑛——叔世忠荩

2017-12-15 访问次数: 字号:【

早以前,南京山西路附近的三步二桥小巷内,曾有一处很不起眼的民居,简陋的几乎没有人会对它多看一眼。几十年过去了,这间民宅早已淹没于城市化改造的浪潮中了,孰不知,在无际的历史长河中,它也做过短暂的停留——这里曾是中共南京市委机关的所在地,在当年腥风血雨、白色恐怖的日子里,党的许多重大决策就是从这里发出的。

那是1930年的夏天,天气非常炎热。南京火车站人头攒动,站满了等车的和接人的人。这时,从上海方向来的火车进站了,车顶还嘟嘟地冒着热气,车稳稳地停在轨道里。随着人群拥挤出来的是一对年轻夫妇,男的俊朗儒雅,女的温柔秀丽。两人一路低头细语,就像到南京蜜月旅行一样,甜蜜恩爱。正如电影镜头展现的一样,这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。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党员,男的便是受中共江苏省委派遣至南京任市委副书记的曹瑛,女的是曹瑛的妻子苏订娥。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往往暗潮涌动。美丽的古城南京,迎接他们的不是平风静雨,而是隐藏着巨大危险的暴风骤雨,稍不留神,便会葬身其中。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才是真革命者的高贵品格。

曹瑛,生于1908年,湖南平江人。17岁还在家乡念中学那年,对于曹瑛来说,还真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。年初加入国民党,任青年部部长,到了冬天,加入共青团,很快又转为共产党员。这种事情,在当时并不足为奇。时,国共仍处于合作阶段,拥有双重身份的大有人在。

至于曹瑛为什么会由“国”转为 “共”,也许他觉得共产主义比三民主义更能救中国;也许是为了国共合作的需要;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;亦或也许只是机缘巧合罢了。不过,成为共产党员后的曹瑛此生信仰再没更变过,一生对党忠诚,乱世犹不变。曹瑛年轻有为,在南京担任市委负责人时不过22岁。22岁的青年在今天可能还在啃老,然而那个年代,22岁是个足以单挑重担的年龄,党的早期领导人很多都是20来岁就能独当一面了,所以说时势造英雄呢。越是复杂的环境越能磨练人,也越能造就人。

为了躲避敌人眼线,曹瑛经常搬家。从中华门附近的小旅馆,到成贤街杂货铺的后屋,到珠江路北门桥的木器店,再到山西路三步两桥附近的破旧小房子。一年不到,就搬了4次。他待在南京的时间并不长,只有1年多的时间。然而就是在这一年多的短暂时间内,南京发生了很多事,党的事业面临着重重考验。作为南京负责人的曹瑛正是“适逢其会”。1930年夏,党内正处于李立三左倾错误路线的非常时期。这是一种冒险的盲动主义,革命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,大规模地爆发群众运动,只会适得其反,导致过早暴露革命力量,造成不必要的损失。曹瑛虽然刚到南京不久,但是与敌人几次或明或暗的交锋已经让他得出结论——“武装暴动、推翻国民党政权的条件还不够成熟。当前,需要的是积蓄和发展力量。”这样的言论自然会招到头脑发热的人的批评:“向困难低头,实际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表现。”结果可想而知。

“会师武汉,饮马长江”的豪言壮语换来的却是华夏神州的一地鲜血,革命力量的损失殆尽。“一曲悲歌尽,双泪落君前。”悲痛,悲痛,不在悲痛中消沉,就在悲痛中奋起。真正的革命者不会因为鲜血而消沉胆怯,党的六届三中全会纠正了李立三左倾错误,适逢蒋、冯、阎战争结束,南京市委乘机开始逐步恢复组织和发展革命力量。然而南京暴动的夭折,基层支部的惨重破坏,近百名党团员的牺牲,使得南京地下工作的开展困难重重。作为南京地位最高领导人的曹瑛,面对满目苍夷,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自责,他只有拭去眼中的泪水,隐忍着内心的悲痛,领导南京地下党员继续开展革命工作。

那段时间,条件十分艰苦。组织上每月发给他们的生活费只有几块钱,家里常有当票,冬天当夏天的衣服,夏天再当冬天的衣服,中秋之日,有钱人家大鱼大肉,他们却把大饼当月饼,把白开水当白酒,碰杯对饮,倒也别有一番乐趣

“环境恶劣,我不怕!生活艰辛,我能挨!但是市委没有工作人员,谁来完成市委机密文件和上级指示的抄送、传达呢?”从未向生活低过头的曹瑛陷入了深深的苦恼。机敏的妻子自告奋勇:“让我来吧!”曹瑛眼前一亮,但看着妻子柔弱的身体,转瞬又低下了头:“妻子跟着自己没过一天好日子,整天担惊受怕,忍饥挨饿。现在再让她做这样危险的事情,实在是于心不忍。”妻子仿佛看穿了丈夫的心思:“我们俩还要分彼此吗?我会注意安全的。”就这样,妻子成了曹瑛唯一的机要秘书和交通员。她果然不辱使命,一次次完成了机密文件的传达。然而,不幸的事情发生了。妻子染上了风寒,由于没有钱医治,不久便撒手人寰了。这对曹瑛而言,无疑是个晴天霹雳。“瞬息浮生,薄命如斯,低徊怎忘?”眼前似乎还浮现着爱妻的音容笑貌,记得多少个日夜,夫妻秉烛案头,忙于革命事业,而今,朝夕相处的爱人和同志就这样离开了自己,生死两茫茫,“空床卧听南窗雨,谁复挑灯夜补衣。”妻子的早逝对曹瑛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,不久,他自己也患上了伤寒,差点随妻子而去,幸亏组织上想方设法把他送到鼓楼医院抢救,才摆脱了死神。

病愈后的曹瑛很快又投入到革命工作中去。但是祸不单行,没过多久,曹瑛在南京第一次被捕入狱。那天,他到离山西路不远的将军庙1号秦世昌先生家里参加一次互济会。互济会是党的外围组织,负责人是秦世昌,他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蒙藏委员会的一名高级职员。曹瑛的这次被捕正与他相关,原因是秦先生的儿子在法国犯了贪污案,机缘巧合,曹瑛也被牵涉进去,之后因没有证据,又经秦先生作保,在宪兵队关了将近一年便被放出来了。

出狱后,曹瑛回到上海找到了党组织,不久,接任上海沪中区委书记,开始了新的战斗。之后,他又历经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十年“文革”,在“文革”期间,遭迫害被监禁达7年之久,直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才得到彻底平反。没有怨言,没有背叛,即使多次身陷囹圄,曹瑛都永葆一颗对党和人民的赤子之心。1990年,他驾鹤西去。1997年,湖南出版社将其主要著述收入《叔世忠荩——曹瑛自传、诗文选》一书中。书如其人,叔世,乱世也;忠荩,犹忠诚。叔世忠荩,能在乱世之中,永葆忠诚之心,是一个革命者最为可贵的品质,也是曹瑛一生的真实写照。

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